×
  1. 用戶名:
  2. 密碼:
注冊 | | 發布評論
不必給“陪伴式啃老”設立一個對立面

首頁 > 頭條評論 > 正文

2019年04月12日 22:47

上周,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2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,77.3%受訪者身邊有“陪伴式啃老”現象,63.4%的受訪者認為以陪伴為借口依賴老人生活是不孝。解決老人缺乏精神寄托的問題,70.5%的受訪者建議子女幫父母找到更好的生活方式。(4月11日《中國青年報》)

陪伴式啃老,反過來理解就是啃老式陪伴——以陪伴為名而行啃老之實,其間雖有陪伴,但更多的卻是啃老的負擔。父母老了,如果孩子能常回家看看,擁有天倫之樂確屬人間幸事,但若因為啃老,父母還要承受繁重的生活負擔和日常操勞,這對他們而言未必不是一種煎熬。

從孝的最高境界來說,為了與孩子相聚而承擔啃老的負擔,是對孩子的一種溺愛,會讓孩子陷入對父母的過度依賴,不利于其事業的長遠發展。超過七成的受訪者認為身邊有陪伴式啃老,超六成的人認為依賴老人生活是不孝,民意似乎坐實了“陪伴式啃老″的有原罪性:陪伴可以,但不能啃老,依賴于老人生活的陪伴是一種不孝。

陪伴與啃老之間,只能二者選其一,兩者間好像有著天然的沖突性而難以協調。但事實上,陪伴是最好的盡孝方式。在父母的有生之年,晚輩真正能陪在他們身邊的時間太過有限,而緊張繁忙的生活節奏又使得陪伴變得極為的珍貴。正是空巢形態下所造成的親情缺失,才使得常回家看看變得緊迫而重要,大眾便設想通過立法的方式進行強化。回家探望也好,長期陪伴也罷,都意味著孩子們為了盡孝,需要更多的時間付出。而這種成本需要必要的代償方式,啃老在某種意上也是對陪伴的一種補償。

既要陪伴以“孝在當下”,又要避免啃老形成依賴,這兩者之間找到一個最佳的結合點,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很難。啃老已成為一種亟待解決的社會現象,其間有極其復雜的原因,并非單純的陪伴所致。陪伴式啃老究竟應當反對還是提倡,不應一概而論而應區別對待,把選擇權交給每個人和家庭,讓他們在冷暖自知中去自行判斷,才是最明智的辦法,并避免一棍子打死而形成誤傷。

事實上,很多老年人在晚年之后,經濟上已保持了高度的獨立,缺乏精神依托才是他們最大的危機。一些老年人因長期無人陪伴而精神空虛,輕則患上了精神方面的疾病,重者輕生而選擇了自殺。如果他們強烈需要孩子陪伴,并對孩子依賴式陪伴而樂此不疲,即便這種生活方式并非最佳,但同樣值得尊重和理性看待。真正需要譴責的是,這種啃老式陪伴并非是為了盡孝,而是為了逃避生活壓力而選擇蛀蟲式的依附。對陪伴式啃老現象,除了道德上的評價,還應該有人性上的考量。

傳統的親情倫理和家庭關系下,啃老既是一種合理的現象,又賦予了一些時代的演變。但我們理應相信,每一個家庭都有其自我調節的能力,對啃老與陪伴之間的關系,也能實現自我的控制與協調。因此,我們應當重視陪伴式啃老的負面性,但又不必為其樹立一個對立面,把判斷權、選擇權和主動權交給每個家庭,才是最為理性的對待和明智的處理。(堂吉偉德)

編輯:覃心  作者:堂吉偉德  來源:廣西新聞網
  閱讀 6807         
相關文章:
堂吉偉德
掌上紅豆客戶端
手機簽到,發圖更方便,獲取綠豆更快捷
手機廣西網
廣西第一大手機資訊門戶
黑帽SEO